人血锡安

以人血建锡安,以罪孽建耶路撒冷。

【历史百合】莫兰迪
一株葡萄藤垂到我颊旁。
我醒了。
我想起昨夜玛丽喝醉酒的时候,倚靠在我身上,凑在我耳边低语,涂成玫瑰红的嘴唇有几次碰到了我的耳朵,我估计我的耳朵沾染到了她的口红,但我不是很在意这个。倒是她脸的两侧垂下的一些细碎卷发,落在了我的脖颈上,那些纤细卷曲的线条弄得我有些痒,正如那株葡萄藤带给我的感觉。但凡尔赛宫中一如往常的光亮与温暖让我全身都懒洋洋的,没有力道也懒得推开她。
那晚是我第一次见到玛丽喝得这么醉。她的裙䙓沾上了香槟与糖霜或是别的什么,但她毫无觉察,也有可能是满不在乎,她与女伴们拥抱,给每个人一个空心吻,感谢所有人对她成为皇后的祝贺,在衣香鬓影间放声欢笑,沉浸在兴奋之中。
就在前一日的凌晨时分,前国王路易十五死于天花。
那时的天色尚处于昏暗之中,晨曦未起,凡尔赛宫笼罩在薄雾中,一切都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路易十五死去后,我随着众多贵族们一起立即跑向厅中,下跪向新王致敬,我隔着人群,望见身着寝衣的玛丽在些微的惊慌与不知所措中接受了人们的拥立。
我想她的惊慌一部分是因为我们刚从巴黎的面具舞会上溜回来。
路易十五刚死,人们就开始筹备新王的登基,纷纷忙碌起来。
我与波里涅克还有另外几位贵妇人陪着玛丽梳妆打扮去了。
后来我才得知,前国王最宠爱的情妇,也就是玛丽很是厌恶的杜芭丽夫人,就是在这晚悄悄地带着几个装满了珠宝与绸缎的箱子,离开了凡尔赛。
不过那时我们都没空管这些,毕竟玛丽装扮妥当并穿上整套礼服可能需要好几个小时。
到了正午时分,典礼开始了,玛丽坐在比其他人的座位高出一截的王座上,看着教皇授予她的丈夫权柄与荣耀。
她看上去不是很开心,面容有些忧郁,兴致并不高。
但她这天很漂亮,显得格外华美动人。
就在半个小时前,我亲手为她涂上茜色的口红,打好她裙䙓与衣袖上的每一个丝结。
傍晚的时候,暮色四合,天边霞光暗沉。
漫长的仪式终于结束了,趁着天色尚未完全昏暗,我们打算去湖边看烟火表演。
玛丽又换了一套服饰,还在高耸的发髻上顶了一个帆船模型,再加上高跟鞋与繁复的淡蓝色裙䙓羁绊着她,使她很难稳稳当当地行走在草地上,于是我扶着她,小心翼翼地踩过湿漉漉的草坪。我听到裙䙓与草叶摩擦发出的声响,应和着不知名昆虫的叫声,还挺好听的。
到了湖边后,夕阳已经落下了,天色变得和路易十五死时一样昏暗,一切又变成朦朦胧胧的样子了,我感到些许凉意,就侧头去看玛丽,但她已不再忧虑了,转而充满了对烟花的兴趣与期待。
湖上有两艘挂着纯白的帆的帆船向我们这边驶来,它们发射出绚烂的烟火,仿佛正在彼此射击,橘红色的火星沫子溅在湖面上,打破了湖水的平静,烟火好似要点亮整个夜晚,把天空变成一个温暖的橙色调。
所有人都在看烟花,他们互相嬉闹着,我听到周围的掌声与欢笑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时,玛丽用她纤细的小指轻轻勾了一下我的手腕,我们的衣袖交叠在了一起。我转过头去看她,而她朝我微笑,然后侧过来亲吻了我的左脸颊,远远看上去就像在同我耳语,但我感觉到颊上温热而柔软的触感,一触即离。
后来我们都没有再提起过这个小插曲。
    再后来,暴民攻陷了凡尔赛,我折返回去找玛丽。
我看到了她,然后我的头颅从脖颈上滚落下来。
    我望见她惊愕的眼神,而后才感受到头颈分离的疼痛,不过这种刺骨的疼痛很快就离我而去了,周围的喧嚣嘈杂逐渐沉寂下来,遍地的凌乱血迹和残缺肢体模糊成了淡红色,所有的疲倦不适都消失了。
    我的心情变得轻快起来,在看到玛丽之后,恐惧和慌乱就已随着意识的迷离逐渐消逝,我甚至感到愉悦与雀跃。
在意识完全消失殆尽之前,我看到了天穹的颜色,是一个温暖的橙色调。
正如那一天,被烟火流霞晕染了的夜色。
作者的话:
先说一下相关信息吧。
这篇文依然是美国版《绝代艳后》的同人,大部分场景来自于电影,电影里当然没有后半段里的这个亲吻。
烟火与亲吻部分的灵感来源于华伦天奴的几个广告,但是里面也没有亲吻,虽然很多奢侈品牌的广告都姬里姬气的……
华伦天奴广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13652
姬里姬气的奢侈品牌广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3776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08186
关于烟火流霞,这个词语应该是我在电视剧《逆水寒》里看到的,觉得这个形容很美就用了,不过原剧好像是用来夸赞酒的,那个炮打灯的酒我好像还做过语文阅读……
接着说一下人物好了。
玛丽皇后上一篇文我说过,历史也学过,就补充两条好了,我当时第一次知道她是因为一款美泰出的芭比,以她为原型创造的,现在不知道买不买得到,我很想入一个来着。
然后是这篇文中的“我”,是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另一位好友,朗巴贝尔夫人,刚刚查了一下百度百科,发现了这段……原文如下:
【她的性格是小心谨慎,所以在社会生活中也没有什么关于她的八卦消息。虽然如此,但是在反君主主义时期,她还是被一些流行的小册子描绘成同性恋、破坏君主制的形象。】
听说波里涅克当时也被认为和玛丽皇后是同性恋,《再见,我的皇后》里有这对。
说一下我对她们与这两对CP的感觉和设定吧。
波里涅克与朗巴贝尔对于玛丽皇后来说是红白玫瑰,波里涅克性格活跃比较会玩,朗巴贝尔温柔安静,然而最后波里㘿克远走他乡,抑郁而终,朗巴贝尔比波里㘿克死得壮烈,在茨威格写的传记里,玛丽当时应该是看到朗巴贝尔夫人回来找她了,我个人觉得是糖,所以就采用了这个版本,玻璃渣里掺着糖才动人嘛。
最后预告一下一篇很大几率会拖延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文。
大概就是侍女视角的一场单恋吧,是《再见,我的皇后》的同人文,当然依然会是BE。
就这样。

【历史百合】死于忧伤

    我离开凡尔赛的时候正是黎明时分,东方已泛起鱼肚白,朝阳却还未升起。玛丽褪去了繁复的珍珠缀饰和层层叠叠的蕾丝绸缎,换上肃穆却相对从前简洁很多的长裙,站在空旷清冷的凡尔赛宫门口与我挥手作别,我所乘的马车渐渐越行越远,我转身靠在车座上,不再看她。

    而在马车即将驶出凡尔赛时,天边的朝阳正好露出半张面孔,无比强烈的光线穿过马车的车背,仿若一把利剑,刺破我的后背,灼伤我的身体。

    我骤然回过头去直面这锋芒,刺目的日光将凡尔赛映照得神圣宏伟,而我已看不清玛丽的身影了,耀眼的阳光将所有的事物,无论污秽或圣洁,统统遮掩在炽热的白光之下。

    我感到晕眩。

    忽然在恍惚中想起,并不是很多年前,我和玛丽坐在湖中的尖角船上,看到遥远却巨大的太阳在湖与天的交接处冉冉升起,犹如那盏在凡尔赛的正厅中装点了无数玉石珍珠,托举着千万枝白烛的吊灯。

    玛丽在成为法兰西皇后的第一个生日宴会举办得犹为隆重,那时的凡尔赛宫彻夜狂欢,整个凡尔赛灯火通明,万千烛光将黑夜照耀得如同白昼,所有的人都在欢笑,他们把香槟当作泉水一口饮下,把双层蛋糕上的糖霜奶油抹在彼此脸上和身上。

    玛丽好像醉了,边笑边倚在朗巴尔身上,亲密地凑在对方耳边说着什么,然后拉着我们去了赌桌,把手上的钞票输得一干二净却仍笑得开心。

    黎明将至的时候玛丽把我们几个拉去了湖边,凡尔赛的夜空一直很美,在天亮之前呈现出烟水晶一般的澄澈安静,湖中倒映出细碎的星河,犹如被摔碎的上等银器留下的粉末。

    玛丽在白天经常来这里,她总是整个人斜倚在船上,与我们谈论着时下最新颖时髦的裙装珠宝,丝毫不在意浅粉色的裙角被船桨拍起的湖水溅到。

    而晚上的湖景比白日里更美,黑夜遮住了所有的不完美,只留下漫天的星宿以及它们湖中的倒影。

    玛丽脚步不稳,跌跌撞撞地把我拉上船,朗巴尔和其他人则上了另一条船,她们笑着和我们分别,说有一位年轻的伯爵正好会驾船,要带她们去湖的另一边的花园。

    我当然不会划船,更不能指望已经醉眼迷蒙的玛丽,于是我挨着玛丽坐下来,正对着东方,等待旭日东升。

    玛丽靠得我很近,几乎要贴在我身上,嘴里还在念着什么,依稀辨出这是出自某位浪漫主义诗人的所著诗歌的片段。

    天色越发明朗,星河隐去,红日渐出,橘红色的圆盘揭开由薄雾制成的面纱,将光辉撒在湖中的水波上,嫩绿色的草地上,以及凡尔赛所有的宫殿的墙壁上。

    我的眼中盛满了太阳的光辉,几乎要被这万丈光芒灼伤,玛丽似乎清醒不少,缓慢地抬起头看着这美丽至极的景色。

    玛丽周身被这由金色的光线交织成的丝袍包裹,年轻的脸上一派惊喜天真,然后她转头看我,脸庞被身后的亮光映衬得意外的沉静安宁。

    我对上她的双眸,玛丽平时在所有人面前摆出的沉稳庄严统统消失不见,她显露出十几岁少女特有的干净纯粹,然后带着些雀跃地把手覆在我的眼睛上,我闭上双眼,眼睛因为长时间地直视阳光而凝结的泪水在闭眼的𣊬间掉落下来,下一秒就感到整个人倾倒下去,背部撞到了船尾,我甚至能够听到周围水花溅起的声音,身上的重量加重,玛丽最爱的香水的气味与宴会上香槟的酒香在我鼻尖萦绕。

    唇上有温热的触感,我搂住了她的后背,光滑的丝绸在我的指尖流淌而过。我伸出舌头舔舐对方的唇角,奶油和果酱的香甜溢入我的口中。

    玛丽抬眸,纤长的眼睫在我面上轻轻扫过,然后她松开揽在我肩上的手,似醉非醉地朝我低笑,有几缕淡金色的碎发从她的耳后溜到脸颊两旁。

    我扶住她,让她平躺在船上,整理好她的裙裾和斗篷。

    我抬头望天,那轮红日已完全升起,阳光已不再刺目,却也没有之前的惊艳瑰丽了。

    如今朝阳如旧,依然与几年前的那一天一样耀眼夺目,只是曾经沾染着晨露的凡尔赛玫瑰却即将颓败凋零,归于肮脏腐烂的尘土。

    我们都心知肚明,将要发生的以及将要结束的。

    后来我再没有时间踏入凡尔赛宫,却一直记得凡尔赛的黎明破晓,满湖的星辰倒影和湖上的半轮朝阳。

    事实上,在玛丽死后一年,我便病入膏肓,药石不灵。

    在我死前的最后一天,我去了为我刚刚建成的墓,墓碑上有一行略微倾斜的花体字:

    死于忧伤。





作者的话:

    当年我写过一篇再见,我的皇后的同人诗歌,写的CP和这次一样,波里涅克夫人和玛丽•安托瓦内特,这次算是美国版的绝代艳后和再见,我的皇后的同人吧,反正说的都是同一个时代,我对玛丽的人物形象参考更偏向美国版的绝代艳后[下文用美版艳后代指],美版艳后描述的玛丽是少女时期的玛丽,因为路易十六身体原因[后来治好了]无子𠻸,大臣和远在奥地利的母亲都在催,压力山大,化压力为购买力,各种买买买,通宵开派对,吃甜食,喝香槟,半夜里和路易十六以及闺蜜们偷偷去巴黎参加假面舞会,反正当时的玛丽各种嗨,虽然最后嗨成BE了,但是电影里那段真是美好啊,在这种美景下我打算把忧国忧民丢远点,我又不是杜甫= =扯远了。。。扯回来,如果说美版艳后是少女时期的天真无忧的话,再见,我的皇后就侧重于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夕这段了,这时的玛丽更像是一位庄重高傲的皇后,而不是当年十六岁时刚嫁到法兰西的什么国事都不管的王妃了,其实这段里成熟庄重的玛丽让人很欣赏,戴安娜•克鲁格的气质很适合这个时期的玛丽。但是,写文的话,我会选当时十几岁的美版艳后中的玛丽,玛丽生日那段她和好友,情人,以及丈夫一起去看日出的场景让我觉得莫名的美好和快乐。

    曾经在B站的弹幕中看到一个粉丝对爱豆的评价,我对玛丽的感觉差不多也是这样吧:

    爱你曾经的青涩,也爱你如今的从容。

    再来说一下波里涅克夫人,再见,我的皇后里的波里涅克对玛丽应该算是渣攻了吧,最后毫不犹豫离开玛丽,自己逃往异国什么的。然而历史上的波里涅克温柔怯懦,在家人劝她走的时候,弱弱地提出要待在玛丽身边,但是没有成功,还是去外国避开暴乱了。我算是综合了一下再见,我的皇后和历史吧,如果波里涅克真的是渣攻的话,玛丽上断头台的后一年,波里涅克就客死他乡这个结局就有点不好圆了,当然,要是理解成渣攻在故人死后才后悔当年为何要错过玛丽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希望当年玛丽最美好的年岁里所发生的一切快乐都是真的,所以并没有用渣攻这个设定,也算是发了一个看不出来的糖吧,反正我自己看得到这颗糖就足够了。

    最后发个有点虐的科普:

*玛丽年少时的快乐美好是真的。

*波里涅克最后离开了玛丽也是真的。

*玛丽最后踏上处刑台是真的。

*波里涅克在玛丽死后一年就离世,墓志铭是死于忧伤也是真的。

*只有那个日出时的吻是假的。

  对了,这篇文是#用香水描写一种死亡#的活动的文,香水分别是Van Cleef & Arpels的午夜巴黎,以及Hermès的橘彩星光,黑夜中的生日狂欢部分是午夜巴黎,而黎明将至这段则是橘彩星光,这两瓶香水长得就像一对CP,放在一起写正好。

  文章可配合歌曲Compass阅读,歌手是Zella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