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血锡安

以人血建锡安,以罪孽建耶路撒冷。

【历史百合】莫兰迪
一株葡萄藤垂到我颊旁。
我醒了。
我想起昨夜玛丽喝醉酒的时候,倚靠在我身上,凑在我耳边低语,涂成玫瑰红的嘴唇有几次碰到了我的耳朵,我估计我的耳朵沾染到了她的口红,但我不是很在意这个。倒是她脸的两侧垂下的一些细碎卷发,落在了我的脖颈上,那些纤细卷曲的线条弄得我有些痒,正如那株葡萄藤带给我的感觉。但凡尔赛宫中一如往常的光亮与温暖让我全身都懒洋洋的,没有力道也懒得推开她。
那晚是我第一次见到玛丽喝得这么醉。她的裙䙓沾上了香槟与糖霜或是别的什么,但她毫无觉察,也有可能是满不在乎,她与女伴们拥抱,给每个人一个空心吻,感谢所有人对她成为皇后的祝贺,在衣香鬓影间放声欢笑,沉浸在兴奋之中。
就在前一日的凌晨时分,前国王路易十五死于天花。
那时的天色尚处于昏暗之中,晨曦未起,凡尔赛宫笼罩在薄雾中,一切都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路易十五死去后,我随着众多贵族们一起立即跑向厅中,下跪向新王致敬,我隔着人群,望见身着寝衣的玛丽在些微的惊慌与不知所措中接受了人们的拥立。
我想她的惊慌一部分是因为我们刚从巴黎的面具舞会上溜回来。
路易十五刚死,人们就开始筹备新王的登基,纷纷忙碌起来。
我与波里涅克还有另外几位贵妇人陪着玛丽梳妆打扮去了。
后来我才得知,前国王最宠爱的情妇,也就是玛丽很是厌恶的杜芭丽夫人,就是在这晚悄悄地带着几个装满了珠宝与绸缎的箱子,离开了凡尔赛。
不过那时我们都没空管这些,毕竟玛丽装扮妥当并穿上整套礼服可能需要好几个小时。
到了正午时分,典礼开始了,玛丽坐在比其他人的座位高出一截的王座上,看着教皇授予她的丈夫权柄与荣耀。
她看上去不是很开心,面容有些忧郁,兴致并不高。
但她这天很漂亮,显得格外华美动人。
就在半个小时前,我亲手为她涂上茜色的口红,打好她裙䙓与衣袖上的每一个丝结。
傍晚的时候,暮色四合,天边霞光暗沉。
漫长的仪式终于结束了,趁着天色尚未完全昏暗,我们打算去湖边看烟火表演。
玛丽又换了一套服饰,还在高耸的发髻上顶了一个帆船模型,再加上高跟鞋与繁复的淡蓝色裙䙓羁绊着她,使她很难稳稳当当地行走在草地上,于是我扶着她,小心翼翼地踩过湿漉漉的草坪。我听到裙䙓与草叶摩擦发出的声响,应和着不知名昆虫的叫声,还挺好听的。
到了湖边后,夕阳已经落下了,天色变得和路易十五死时一样昏暗,一切又变成朦朦胧胧的样子了,我感到些许凉意,就侧头去看玛丽,但她已不再忧虑了,转而充满了对烟花的兴趣与期待。
湖上有两艘挂着纯白的帆的帆船向我们这边驶来,它们发射出绚烂的烟火,仿佛正在彼此射击,橘红色的火星沫子溅在湖面上,打破了湖水的平静,烟火好似要点亮整个夜晚,把天空变成一个温暖的橙色调。
所有人都在看烟花,他们互相嬉闹着,我听到周围的掌声与欢笑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时,玛丽用她纤细的小指轻轻勾了一下我的手腕,我们的衣袖交叠在了一起。我转过头去看她,而她朝我微笑,然后侧过来亲吻了我的左脸颊,远远看上去就像在同我耳语,但我感觉到颊上温热而柔软的触感,一触即离。
后来我们都没有再提起过这个小插曲。
    再后来,暴民攻陷了凡尔赛,我折返回去找玛丽。
我看到了她,然后我的头颅从脖颈上滚落下来。
    我望见她惊愕的眼神,而后才感受到头颈分离的疼痛,不过这种刺骨的疼痛很快就离我而去了,周围的喧嚣嘈杂逐渐沉寂下来,遍地的凌乱血迹和残缺肢体模糊成了淡红色,所有的疲倦不适都消失了。
    我的心情变得轻快起来,在看到玛丽之后,恐惧和慌乱就已随着意识的迷离逐渐消逝,我甚至感到愉悦与雀跃。
在意识完全消失殆尽之前,我看到了天穹的颜色,是一个温暖的橙色调。
正如那一天,被烟火流霞晕染了的夜色。
作者的话:
先说一下相关信息吧。
这篇文依然是美国版《绝代艳后》的同人,大部分场景来自于电影,电影里当然没有后半段里的这个亲吻。
烟火与亲吻部分的灵感来源于华伦天奴的几个广告,但是里面也没有亲吻,虽然很多奢侈品牌的广告都姬里姬气的……
华伦天奴广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13652
姬里姬气的奢侈品牌广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3776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08186
关于烟火流霞,这个词语应该是我在电视剧《逆水寒》里看到的,觉得这个形容很美就用了,不过原剧好像是用来夸赞酒的,那个炮打灯的酒我好像还做过语文阅读……
接着说一下人物好了。
玛丽皇后上一篇文我说过,历史也学过,就补充两条好了,我当时第一次知道她是因为一款美泰出的芭比,以她为原型创造的,现在不知道买不买得到,我很想入一个来着。
然后是这篇文中的“我”,是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另一位好友,朗巴贝尔夫人,刚刚查了一下百度百科,发现了这段……原文如下:
【她的性格是小心谨慎,所以在社会生活中也没有什么关于她的八卦消息。虽然如此,但是在反君主主义时期,她还是被一些流行的小册子描绘成同性恋、破坏君主制的形象。】
听说波里涅克当时也被认为和玛丽皇后是同性恋,《再见,我的皇后》里有这对。
说一下我对她们与这两对CP的感觉和设定吧。
波里涅克与朗巴贝尔对于玛丽皇后来说是红白玫瑰,波里涅克性格活跃比较会玩,朗巴贝尔温柔安静,然而最后波里㘿克远走他乡,抑郁而终,朗巴贝尔比波里㘿克死得壮烈,在茨威格写的传记里,玛丽当时应该是看到朗巴贝尔夫人回来找她了,我个人觉得是糖,所以就采用了这个版本,玻璃渣里掺着糖才动人嘛。
最后预告一下一篇很大几率会拖延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文。
大概就是侍女视角的一场单恋吧,是《再见,我的皇后》的同人文,当然依然会是BE。
就这样。

评论

热度(3)